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缘分小说 >>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 >> 第229章 番外二

第229章 番外二

126番外二

曾经有个朋友很认真地问过我,这个小说你到底是想要表达一个怎样的意思?其实我原先也只不过是想写一个简单的故事罢了,可她问得很认真,我便必须认真地好好的去想想了,我究竟是想要表达什么呢?于是我有了结论,我想我有了答案:

这世界上美丽的情诗一定有很多很多,但我想最美丽的一句一定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是我又细细地整理出了他们的那些重逢那些甜蜜日子里的最甜蜜。

番外篇汪雨秋与周莫言的重逢

现在是1944年的9月,法国巴黎,周宅。偌大的花园里有一片薰衣草花海,这里的一切那么地熟悉却又似乎那样的陌生,如果没记错,汪雨秋小姐最爱薰衣草,深紫色的花海里有一个英气逼人的男人,能看到的只是他的背影,那样英挺,看起来却是那样的落寞,汪雨秋的眸子里蓦地湿了,快7年了,离开的那一年自己才刚刚21岁,而现在,她竟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了一样,也许经历过战争的洗礼的人都会有一种劫后余生的不真实感和幻灭感吧,她的心底微凉,觉得越发的凄楚了。

“如花,似梦,胭脂泪飘散巷口中,悠悠听风声,心痛,回忆千载残月中,相思暗暗生,难重逢,沉醉痴人梦,今生已不再寻觅,逝去的容颜,叹息,相思化一场,有过往……”那个背影蓦地僵硬了起来,他不敢转身,怕自己会失望,因为他幻想了太多次,这样熟悉得他想像了太多次的声音,他不敢转身。可这首歌明明就是她和梦寒在他们去巴黎郊外郊游的时候,她们唱的那首啊,他分明记得,他分明记得清清楚楚啊。

“别人慕言哥不远千里才找到了寒儿,而你,非要我不远万里的来找你,你才满意,是不是?”周莫言心里生出了生平从未有过的狂喜,他倏地转过了身,不可置信的,那不远处的对面的人,那挂着置气的表情又可爱得不得了的可人儿可不就是他魂牵梦萦了千百回的汪雨秋嘛,他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好了。

“怎么,7年不见,不认识我了?”汪雨秋的嘴角分明挂着一丝戏谑,他再也没有理智可言,冲向她,紧紧地把她箍在怀里,他想她都想得快疯了,本想把巴黎这边的产业打理好,就去云南找她,没想到法国那么快就投降,限制境内人员外出,他想走也走不掉,直到诺曼底登陆的成功,直到大势所趋,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他已经打算舍弃好了一切,去寻她,他心里有一千一万个忐忑,是自己的自私,是自己的错,才能容许当年他们的分离,他以为只是小别,他以为他会很快处理好解决好,很快就能和她重聚,可这样的他以为,竟硬生生地一搁浅就是7年,他的心在这7年间从来没有得到过平静,醒来时、梦里时,到处都是她的身影,花园里、庄园里,哪里都是她的欢声笑语,房间里、大厅里处处都是她的浅笑轻吟。他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了了,他觉得他快疯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找回她,毕竟过去了7年,她是那样美好的女子,他不是没有担心,而且,她心里一定一直很怨恨他,所以,他心里除了后悔还有莫大的恐惧,而现在他朝思暮想的人就在他的怀里,他们挨得那样近,他可以细闻到她的呼吸,她的发丝吹拂着他的面颊,他隐隐的痛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哎,你放手啦,呼吸不了啦。”这本该是久别重逢最煽情的桥段,却被某人聒噪的声音给彻底打破了,这是怎么一种情况。

“秋儿,我好想你。”周莫言满是磁性的男性声音响起,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意风流。

“切,谁信啊,想我怎么不来找我?还有,我有说过原谅你妈吗?别搂搂抱抱的自作多情行不行。”汪雨秋便努力要挣脱周莫言的怀抱,可周莫言哪里会让她挣脱,手上的力道更大了一分,不由得搂得更紧了,汪雨秋哪里是周莫言的对手,想反抗却反倒被箍得更紧了。

“你无耻。”往往某小女子黔驴技穷的时候就会惯用此招,周莫言便放下心来,还好,他还在担心呢,她的那些小脾气都还在。

“秋儿,我爱你。”周莫言厚着脸皮,满脸的情意。

“讨厌,谁要相信——”汪雨秋还没来得及吐出那个“信”字,便被某人覆上的唇舌给堵住了,好熟悉又好逼人的热气,她完全迷醉其中不愿再多想了,这些年,离开他的这么些年,她以为再也不会相见,她以为他和她注定只是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没想到,还是会有今天,他们的7年相离,到底还是遇到了彼此——在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

周莫言的唇舌像是有一种魔力一般,不一会儿汪雨秋的脸蛋便红红的,泛上潮红的小脸蛋显得愈发的精灵可爱,尽管汪雨秋已经28岁了,可调皮可爱的天性不变,依然调皮得像个孩子一般,分外可爱。周莫言像是想把亏欠了7年的吻一次性夺回一般,印象里的周莫言一直是和煦浪漫绅士的,现在却是陷入了汪雨秋从未感受过的狂乱和迷醉中,她全身似乎都已经因为他的热吻他的触碰变得战栗起来,不是没有吻过,只是这样的吻来得太突然太过惊心,她觉得似乎他们已经一个世纪没有见过了,她觉得她全身的骨头都要酥软下来一般。如果可以她希望他们此生便如今日,再无分离。

番外何靖南篇

1945年10月瑞士,小姝瑶已经两岁了,滴溜溜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满满透着灵气,性子却是随了母亲,看起来清清秀秀文文静静的,说话却极爽利,估计是受了她那秋姨的影响,活蹦乱跳的更是调皮劲儿十足,江梦寒也时常对她很无语,再加上何慕言宠她的宝贝女儿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管又管不得,说又说不得,这小公主啊在人前啊最是温婉沉静了,父母面前却是再调皮不过的了。所以每每何姝瑶小盆友“魔性”大发的时候,江梦寒谁也不怨,就感叹她自个儿交友不慎,谁要她交上了汪雨秋这个“损友”呢,每每想要好好管教何姝瑶小盆友的时候,她总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还时常嚷着“秋姨救我。”江梦寒这才懂得什么叫做欲哭无泪了呀,真是没辙。

“哎,言儿,到底还是爸爸对你们不住,不管是寒儿还是你。”何靖南摁灭了一根烟头,满脸的惆怅,额上已很深的皱纹,却依然掩藏不了他曾经的英气逼人,“爸,过去了这么许多年,你实在不必再自责些什么,相反的,是爸爸你给了我这么多年的父爱和无微不至的关怀,慕言对你的爱和敬意永远也不会改变。”何慕言眸子中写满了坚定。

“言儿,血缘并不能改变什么,你也永远都是爸爸最骄傲的儿子,爸爸以你为荣。”

“谢谢你,爸爸。”父子俩一向情深,气氛却有一种被命运玩弄的尴尬。

“你妈妈临终的时候,可有留下什么话?”何慕言沉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父亲已至暮年,何慕言希望他能安稳无忧地度过他也许时日并不多的晚年时光,所以他很是犹豫。

“到底,你妈妈还是怨恨我的,不然她都病成那样了,甚至没有告诉我一丁点风声,也不曾要求见我一面,说一句告别的话。”何靖南的声音里是满满的掩不住的悲伤“是我害她伤心了,不然她也不至于去得这么早……”何靖南的声音里涩涩的尽是僵硬,他不愿意见到父亲这般,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提到母亲,这几年过去了,他心中还是挥之不去的哀伤,当年她病重的时候,父亲不在她身边,自己也不在她身边,她生命里最后的那段最艰苦的日子里竟是自己一个人的踽踽独行,每每想及此,他常常会泪流满面无法抑制,现在父亲再度提起母亲,何慕言的心情又一下子不可抑止地起伏汹涌起来。

“妈妈的最后一句话是,转告你爸爸‘来生如果还能再见,请千万不要对我说抱歉。’”何靖南闭了眼,脸上因为痛苦扭曲成不可言喻的痛苦表情来,何慕言的心不由得收得更紧了,到底还是不该说的,他对自己生出了一丝恼怒来。

“你妈妈,是我负了她也是我误了她啊。”何慕言定睛看了看,似乎,父亲头上的银丝似乎更多了些,他的心抽得很痛,痛极了,“爸爸,请您宽心,您这样子难过,妈妈她在天之灵也不会宽心的啊,爸爸。”何慕言的声音夹杂着一丝颤抖,他自己似乎都没有意识到。

“爸爸,我相信你是在意妈妈的,也许你对她的感情不是爱,却绝对是亲人的感情,这一点,我永远不会怀疑,你对她的后半生都做好了安排,我知道,你不是不在意的,我想妈妈也是明白的。”何慕言挖空心思想办法来安慰何靖南,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为一个名记者,可事情到了自己的头上,却原来自己会这样嘴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该说些什么才好,他痛恨这样的自己。

“谢谢你言儿,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谢谢你,还愿意跟我说这些话,爸爸觉得很安慰,谢谢你,言儿。”他的话满是温情,然而眉间始终是紧蹙的,就像他和妈妈没有爱情的一生,虽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吧。

婚姻——没有爱的婚姻也许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幸,许是因为执念,许是因为深情,许是因为胆怯,许是因为怯懦,还许是因为命运的捉弄,他们被绑在一起一辈子,尽管没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甚至到头来更像是一对怨偶,可该付出的,怨恨也好,深爱也罢,都不再重要了,只记花开不记年,顾君如的这份爱也终是完满,再无遗憾了吧。死亡有的时候可以终结一切不幸和苦难,有的时候可以让人忘记她一切的不好种种,只记得她的种种的好种种的可怜种种的值得叹惋吧,到底死亡可以成就永恒吧。

番外尹静岚篇

“寒儿,让妈妈好好地看看你。”尹静岚一如往昔的温婉多情,她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抚弄着江梦寒精致姣好的面庞,这个和自己有太多相似的女儿,她和自己一样的貌美一样的温婉细腻,她和自己一样的多愁善感,她和自己一样的钟情不二,又一样的情路坎坷,她和自己,到底寒儿还是比我幸运,尽管命运在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后,还是让他们重新绕回了原点,他们到底还是被命运祝福的,之前的一切不过都是给他们的最大考验,尹静岚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谢谢你寒儿。”尹静岚知道江梦寒虽然性情温和骨子里却还是很执拗的,所以让她接受何靖南确实是很不容易的,“妈妈,对不起,原谅我的任性吧。”江梦寒的声音有些颤抖,这么些年都不在尹静岚身边,她自是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的,尤其是在知道真相知道所有一切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当年是多么的任性多么的自私,当她开始追悔一切的时候,战争让她不能马上见到双亲,不能一偿她心底的歉疚。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吧,当你最悲伤失望又无助的时候,命运可能会来一个让你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大翻盘,也许,没有惊喜的人生是枯燥乏味的,没有惊吓的人生也一样吧,紧张又刺激,这样的人生也许才够味吧。

尹静岚揽江梦寒在怀中,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即使现在的江梦寒已为人母,即使过了这么许多年,尹静岚还是像当年在杭州时的一般,细细地摩挲着,就像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儿,江梦寒的心得到了最大的宁静,这些年来所有的躁动、不安和心悸只有在这一刻的时候,通通不见了。

番外何姝瑶篇

今年我20岁了,我离开了爸爸妈妈,远赴英伦,我知道爸爸妈妈在美国生活得很好很幸福,也许重要的不是在哪个国家,而是他们俩,我的爸爸和妈妈他们在一块儿吧,我听秋姨还有舅舅都说过他们的故事,说他们当年怎样的郎才女貌一对璧人,说他们怎样的历经重重磨难和考验,直到现在妈妈和爸爸眼神交汇的时候那遮掩不住的满满爱意还似乎像是新嫁娘一般娇羞,爱情能够不被岁月和时间打磨这般的历久弥新,确乎是太难得了,爸爸妈妈只有我一个孩子,妈妈曾经笑言我是她和爸爸的深爱与唯一,爸爸是我见过最有魅力最英俊的男人(当然,现在的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另一半,嘿嘿,说不定以后就不一定是这个‘最’了,抱歉老爸,谁叫人们都说女生外向啊,您呀可别怨我啊,呵呵。)

爸爸对妈妈一直都是宠溺又言听计从的,爸爸在人前却是最英气最果敢的,妈妈呀就一定是他这辈子的软肋,当然了,我还见过一个英气逼人毫不输给爸爸的男人,他便是我的伯父——程家偌,关于爸爸扑朔迷离的身世,我了解之后的几年后我见到了我的伯父——那个同样也爱妈妈如命和爸爸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当年他看妈妈的眼神我现今依然记得,那样多年不见还依然炽烈的眼神,我单从他的眼神中就能看的出来——他爱妈妈,很爱很爱,也许这一辈子都会一直爱。

妈妈是最温婉最美丽的东方女子,不像我是在美国上的小学和中学,思想意识里有很多东西都西化了,但是幸而我继承了妈妈敏感多情的特质,还能用文字和思绪记录下一些我们人生中那些记忆的碎片,现在,在徐志摩先生和林徽因小姐都去过的英伦,我站在他们一起划过船的康河岸边,静静地看着天际的星星,静静地听着古老的歌谣,静静地期待着我生命里的那个深爱和唯一的出现……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缘分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缘分小说!

喜欢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请大家收藏:(www.51yuan.net)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缘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最新章节 -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全文阅读 -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txt下载 - 未若柳的全部小说 -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 缘分小说

猜你喜欢: 小龙女不女重生娇妻:小军嫂,有点甜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重生青梅逆袭记我来自平行世界九爷你节操掉了今天也要花光他的一百亿商先生今天也想公开重生八零养狼崽撒野和薄少撒个娇学霸女神的娱乐圈生活染指军婚重生九零小军嫂钻石婚宠:独占神秘妻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谎言之诚纯禽大叔坏坏哒千里姻缘军犬牵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繁花盛宴报告妈咪:前方有两个爹地为了和谐而奋斗[综]团长的跨界直播闪婚老公太凶猛别来有恙
完本推荐: 校花的贴身狂少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天才小毒妃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超级英雄全文阅读幻想世界大穿越全文阅读无限气运主宰全文阅读重生复仇:腹黑嫡女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随身空间:农女世子妃全文阅读新天罚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冥冥之中喜欢你全文阅读婚如冬阳全文阅读无限修道系统全文阅读重生之神级学霸全文阅读明骑全文阅读穿越嫁给鬼王爷:无敌王妃全文阅读开天录全文阅读笑面罗刹:魅世青莲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世巅峰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超神学院之虫族主宰九域剑帝仙魔同修绝世高手大梦主怪物被杀就会死重生农家小地主九眼天医逆武丹尊红楼春大明王朝1500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从构造技能开始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大唐第一闲人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世龙皇我的1978小农庄大唐第一逆子神魂武尊大唐第一世家独步成仙一笑风云变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都市狂枭黎明之剑数风流人物从红月开始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最新章节手机版 -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全文阅读手机版 -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txt下载手机版 - 未若柳的全部小说 - 梦灭豪门:乱世香如故 缘分小说移动版 - 缘分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