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缘分小说 >> 千金散尽还复来 >> 第33章 回首旧梦寒

第33章 回首旧梦寒

第30章回首旧梦寒

退身谷的石屋外跪了二十几个人,“银玉钱财”四大护法,还有总坛各坛主舵主,俱十分恭敬,面上或多或少都有悲痛之色,金越一生行事虽狠辣,教中不少人恨得咬牙,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为千手教付出的心血,多少也有三分佩服在里头,一代教主,在位整整三十七年,使得几成散沙的千手教有了今日的复兴局面。

惟有邱灵灵全然一片真心,落泪不止。

两个徒弟失踪五日,平安回来,金越总算放心,精神面色都好了些,邱灵灵不明白,其他人却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了,倒是他平日待仆人们甚宽,此刻尽皆垂泪。

大限将至,金越自己反不以为然,沐浴更衣后,笑着将众人分别叫进去嘱咐了几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自是无人不服,皆面色黯然,他再吩咐了小徒弟一些话,送了几件东西,接着便令她带着众仆人都退出去,惟独留下金还来。

房门掩上。

头一次见到教主真面目,各护法坛主也算大开眼界,然而他师徒二人究竟在里面谈什么,却是无人知晓,也无人敢探听,想必都是教中大事。

篱笆外,青青的翠竹随风摇曳,沙沙的声音如同叹息,整个退身谷弥漫着一种浓浓的悲伤。

房间里半日没有动静。

邱灵灵忍不住抬头张望,大大的眼睛已经红肿,小脸上更多的却是紧张与从未有过的焦虑之色,她直直盯着那扇门,门紧闭着,强烈的不安在心中萦绕,却说不清楚什么原因,那种陌生的感觉让她害怕,且让她茫然。

门终于开了。

众人忙抬起脸,却见金还来静静站在门里,一袭黑袍衬得俊美的脸也阴暗了许多。

他缓步走出来,吐出两个字:“厚葬。”

众人愣。

“老教主归天了!”不知谁先明白过来,顿时悲声四起,除了一向敬重金越的钱护法尹飞等人,平日再恨他的人此刻也黯然,带了些真切的伤感,邱灵灵大哭,想要进门却被仆人拦下。

金还来仿佛对这一切视若无睹,面无表情,语气平静:“后事,就由财护法料理吧。”

说完径自离去。

老教主归天,教主身为亲传弟子,就这么走了?众人顿时连伤心也顾不上,俱惊疑不已,连邱灵灵也抹了眼泪,诧异地望着他的背影。

我以为我没有过去,那些事就如同一场梦,已渐渐离我远去,然而当我找到了新的梦,真正准备抛弃它的时候,它却又找回来了。

黄昏,金还来躺在竹林里,听头顶风吹竹叶的声音,还有,竹叶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知道事实的那一刻,他以为他会亲手杀了那个垂死的老人,他尊敬信任的恩人师父,断送他的一切,却救了他的命,给了他一个江湖上人人羡慕的身份,弥留之时却又把这样一个残酷的真相告诉了他。

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与愤怒,他就是觉得冷,彻骨的冷。

怨谁?纵然别人责怪唾骂他,却还是有人怜悯地送上饭食,纵然她不够信任他,却还是为他的生死担心,五年,整整五年,一个柔弱的人怎样忍辱度过,只为追寻他的下落,终于在丈夫的冷落与嘲讽下郁郁而死。

从始至终,没有人抛弃他,他自己抛弃了自己。

“永生不负”,温柔的声音从未这样清晰过,早该知道那是个怎样的女子,一直怪责她的不信任,却不知道,原来是他不够信任她。

金还来慢慢坐起。

“金还来——”呼声夹杂着竹声,由远及近,然后在耳畔萦绕,可以清晰地分辨出其中的焦急与担心。

仅仅相隔一丛翠竹,却是谁也看不到谁。

他缓缓地,再次躺下,与暮色抛下的阴影融为一体。

对不起,我找回了过去,不能带着它拥抱你,抛弃它,却会叫我内疚。

小阁楼上,重帘之中。

“真的死了?”早知道金越的病情,如今得到消息,公子并不太意外,只是皱了下眉。

刘白道:“讣告已经出来,公子放心,听说金越早有遗言,不令举哀服丧。”

公子笑:“这倒的确像是那老儿的行事,派两个人代我前去吊丧。”不服丧就好,否则死了个老鬼,倒耽误我的好事,不是留着她替你送终么,如今可送完了。

刘白答应着,想了想又道:“有件事属下觉得奇怪。”

公子扬眉。

刘白道:“金越既死了,金还来是他的亲传弟子,此时理应在教中主持大局,谁想他竟人影不见,入殓落葬的事全丢给了四大护法料理。”

公子似有些兴趣,正要说话,却有人进来禀报说程晓琳来了。

“就说我在午睡,叫她先回去。”

“是。”

待那人下去,刘白犹豫了一下,觉得有必要提醒:“老夫人与程老夫人是要好的亲姊妹,恐怕未必会待见灵灵姑娘……”

公子桃花眼微斜,打断他:“我发现,你越来越像个女人了。”

刘白寒:“属下……”

公子含笑,拿折扇拍拍他的肩膀:“不必担心,以你的姿色,没人敢打主意。”

刘白爆寒:“公子……”

公子侧过身:“一个男人若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了,还出来做什么生意,不如乖乖回去抱孩子算了,你说是不是?”

刘白尴尬。

公子轻笑一声:“人活在世上,岂能面面周全,易家三夫人的位置可被很多眼睛盯着呢,若凡事都由别人安排,我还活着做什么。”

章台风月,花容柳色,欢声笑语中,江小湖搂着一位美丽女子下楼,准备去赌几把,谁知正好与迎面上来的人打了个照面,那人只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要走。

江小湖忙扯住他,陪笑:“正要找三哥借几两银子,待小弟翻本,必定还你!”

那人没好气:“滚,老子没钱借你!”

江小湖愁眉苦脸:“前日输太多,小弟也实在没法子,若连三哥都不肯帮我,我只好去找三嫂了。”

那人噎了噎,恼火:“行行,上来拿。”

江小湖喜笑颜开,立即嘱咐身边的美女两句,欢欢喜喜跟着他上了楼。

房间里原本有位美丽姑娘,金还来进门便找个借口让她出去了,然后转向江小湖,不耐烦:“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江小湖叹气:“我知道令师去世,你……”

“死了正好,”金还来打断他,往桌旁坐下,“你找我就是说这些?”

江小湖愣了愣,苦笑:“灵灵说你去淮安城了,几时回来的?”

“前天。”

“没回去?”

金还来看他一眼:“你是我老婆?”本教主几时回去,关你屁事。

江小湖无语,喃喃嘀咕:“前日还好好的,真他妈撞鬼了!”

金还来懒得理他:“那什么千年暖玉杯的事怎样?”

经他一提,江小湖也记起正事:“照先前说好的,八大水神沿途护送,想来下个月便抵达清江城,到时候他会亲自率人前去迎接。”

金还来道:“行,我去替你取回来。”

江小湖点头:“我会事先跟他打招呼。”

金还来冷眼:“打什么招呼,本教主怕他不成?能解百毒,真有那样的宝贝,我也定会从他手上抢过来,你不用多说。”

江小湖苦笑:“好歹他也算是天水城主,你……”

金还来打断他:“他武功的确比我高,但我要取他的东西也未必是难事,你告诉他,若我不能从他手上取来暖玉杯,便替他解了‘半月露’。”

江小湖板起脸:“被他宰了可怨不得我。”

金还来哼了声:“你确信,这样能把那个人引出来?”

江小湖道:“他早已知道千手教派了人跟着我,必定以为你们也想要那件宝贝,对付千手教不容易,此时你若与水风轻结怨,他必会找水风轻作帮手。”

金还来道:“有道理。”

江小湖露出一脸郁闷之色,移开话题:“跟你说,我他妈的快要有个老婆了。”

金还来愣了愣,发笑:“谁?”

“小时候爷爷曾替我订了门亲事。”

“兰家的那个?”

“正是那位大小姐,好象叫兰心月,”江小湖苦恼,“那女的方才派人来,说她要过来嫁给我。”

金还来奇怪:“就你现在这模样,兰大老爷会同意?”

江小湖瞪眼:“我怎么模样,我英俊风流,多少女人倒贴!”停了半晌,又泄气:“其实他老人家的确不愿意,我们也早就退了亲的,他本已替大小姐另选了门好亲事,但那丫头偏要学什么贞洁烈妇,说非我不嫁,跟她老子闹翻了。”

金还来忍住笑,拍他肩膀:“这么厉害,你自求多福。”

江小湖想了想,又不在意了:“放心,我是没用的江小湖,这么穷养得活谁,娇滴滴的小姐过来也要被吓跑。”

金还来沉默。

“我先走了,到时候再找你,”江小湖站起来走了两步,又停住,回头,“不论你是什么意思,也不该让人家小姑娘巴巴地守着门等你。”

金还来瞟他一眼:“滚吧。”

且说金越故去,讣告当日便已散出,千手教至今却无一人带孝,原来金越平生行事洒脱,不拘太多俗套礼节,早留了遗言令诸人不得服丧带孝,抛弃诸多忌讳,停了三日便匆匆落葬,一代教主威名盛极,临去竟没留下一个儿女,教人叹息。

邱灵灵哭别师父,又担心金还来,成天只是发呆,直到钱护法匆匆找来,却是易三公子亲自带了下人前来拜祭,此刻正等在分舵那边,鉴于千手教与易家关系特殊,教主又不在,四大护法谁也不敢擅自作主,合计之下决定来找邱灵灵,也是推卸责任的意思。

邱灵灵忙跟着钱护法赶到分舵,只见公子一身素衣等在厅上,旁边站着刘白,还有拿东西的两个仆人,几位护法坛主都在作陪。

“灵灵。”亲切的。

“你来了啊。”垂下眼帘。

小小脸儿泪痕犹在,更觉可怜,公子拉她到身旁,伸手为她拭泪,叹息:“不哭,乖,是易哥哥来迟了。”

邱灵灵悲痛之下,倒也没想那么多,旁边几位护法坛主全都傻眼,纷纷垂首看地板,玉护法华云峰更是脸都绿了,居然敢当众吃教主夫人豆腐,拿我们当空气!更让他气愤加遗憾的是,此刻若能欣赏教主的脸色,是件多么惬意的事儿,他妈的偏不在!

刘白站在旁边,脸部肌肉抽搐,为主人此举而尴尬不已,公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注意点影响吧,也好意思肉麻,还“易哥哥”!

幸亏公子没有肉麻太久,转向四位护法:“可巧那日我出去了,没能亲自前来,还望诸位休要怪罪。”

四护法忙陪笑客气。

公子柔声问邱灵灵:“带我去拜祭尊师可好?”

邱灵灵点头答应,带着他往墓地走,几位护法各怀心事,如今是小姑娘带人上去的,可不与我们相干。

阴天下,十个小小的土冢,十座石碑,谁能想到,这些便是富甲天下的千手教历代教主的坟墓,创教祖师金四海认为,钱财不过身外之物,供人使用玩弄,人死即归尘土,钱财也就多余,不如来去空空方显自在,其实这话不无道理,看富贵之家,甚至九五至尊,陪葬再风光又如何,千百年后也不过成为盗墓者的囊中之物,甚至为此坟墓尽毁尸骨无存,哪得这般清净安宁。

最新的那座坟前,四位护法与刘白立于一旁,两个仆人上前设好香烛等物。

公子恭敬地行过礼,退下,叹息:“易某久仰金老教主大名,很是敬慕他老人家的风采,未睹尊颜,实乃平生憾事,所幸千手教早立新主,又有诸位贤能,他老人家必能含笑九泉。”

话说得好听又给面子,几位护法坛主忙谦逊。

邱灵灵却看着师父的坟泪流不止,公子不动声色将她搂过,邱灵灵本无一个亲人,金还来又没有音信,此时只倍觉亲切,索性伏在他怀里放声哭起来。

众护法坛主包括刘白都别过脸。

这下可不是“与我无关”的问题了,明知道小姑娘是教主老婆,还看着她被人占便宜,教主回来知道,岂不是要剥我的皮,或者杀人灭口?华云峰冷汗直冒,决定拯救自己的命运,上前道:“只愿如易公子所说,千手教方不负老教主一番心血,他老人家若知道易公子这番心意,必是感激的,此地风冷,我们不如回去再说?”

公子恍然,略带歉意:“有劳诸位护法,实在惭愧得很,诸位若有事尽可去忙,我与灵灵说说话便好。”

单独相处?华云峰瞪眼:“这……”

易公子和小姑娘的关系明摆着,尹飞是个笨蛋都能看出来,你他妈平时自命风流,还不会看眼色?财护法岳一平暗自鄙视,陪笑:“灵灵姑娘近日伤心得很,易公子替她排解排解也好,我等就先失陪了。”

另几位护法坛主与岳一平的理解相同,连连点头,识趣地就走,华云峰又急又怒,却不好开口,妈的你们懂个屁,事情严重得很!

见他不走,公子奇怪:“华护法?”

好好,到时候教主问罪谁也别想躲!华云峰索性心一横,转身跟着走了,边走边盘算,怎样想个法子把这几个东西也拉下水?

“金教主几时回来?”

邱灵灵抬脸,擦擦眼睛:“不知道,他那天一大早就走啦,说是去淮安。”

“金教主武功高强,该不会有事,”公子拍拍她的背,亲切地笑:“一个人在金园多无趣,易哥哥带你下山走走。”

邱灵灵犹豫,摇头:“我要在金园等他……”

公子打断她:“等也不是办法,淮安那边有我们易家的人,不如我叫他们替你打听,看那边近日可有出大事。”

邱灵灵担心金还来出事,早有此意,但若非紧急情况,私下打听教主行踪乃是千手教大忌,纵有小姑娘顶着,教主真发起火,要整治谁还不容易,因此四大护法都推脱不敢答应,此刻见他肯帮忙,邱灵灵不由大喜:“真的?”

公子看刘白。

刘白忙道:“属下稍后便叫人去鸽站送信。”

公子颔首,低头看她:“如今可不用担心了,先跟易哥哥下山,一边玩一边等消息,怎么样?”

邱灵灵高兴:“好啊!”忽然意识到什么,忙退开两步,神色腼腆,脸微微红了,自牡丹院之事后,“易轻寒”三个字再也叫不出口,如今听到“易哥哥”,虽无不妥,却显得太亲热了些。

公子没留意:“走吧。”

那手从容而有力,有种被牢牢掌控的感觉,怎么也挣脱不了,邱灵灵只得红着脸,任他拉着往山下走。

喜欢千金散尽还复来请大家收藏:(www.51yuan.net)千金散尽还复来缘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千金散尽还复来最新章节 - 千金散尽还复来全文阅读 - 千金散尽还复来txt下载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千金散尽还复来 缘分小说

猜你喜欢: 我在后宫开后宫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总有人类要投喂我[末世]快穿之请给五星好评闲话帝皇家:白首不惊重生之变废为宝[猎人]轻红×飞蓝步天纲媵宠重生之神医嫡女七爷医后倾天浴火重生:携手九天逆天女修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遛2鬼[综电影]选择至尊邪主:暴君萌宠小蛇妃为王[希腊神话]打脸成神系统重生第一权臣嫁纨绔魔尊也想知道纨绔乐妃:至尊鬼帝霸宠妻红颜狂狮锁链
完本推荐: 完美世界全文阅读炼金狂潮全文阅读鬼舞乾坤全文阅读泡妞作弊器全文阅读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全文阅读黑暗大纪元全文阅读悟者天下全文阅读帝灭苍穹全文阅读一品道门全文阅读仙河风暴全文阅读将血全文阅读婚宠之枭妻霸爱全文阅读重生八零俏军嫂全文阅读傲世狂神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大师全文阅读宦妃还朝全文阅读田园闺事全文阅读后福全文阅读权柄全文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红了怎么办攻略土著高达之王者降临神魔之玥上为尊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大唐腾飞之路嫁偶天成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坐忘长生无上神帝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极品飞仙妖仙不殊途夺嫡汉室可兴极品全能狂医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钱多多杂货店大夏纪觅仙道仙途遗祸伏天氏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超越狂暴升级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武破九荒小阁老承包大明以牙之名

千金散尽还复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千金散尽还复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千金散尽还复来txt下载手机版 - 蜀客的全部小说 - 千金散尽还复来 缘分小说移动版 - 缘分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