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缘分小说 >> 苍穹九变 >> 第3062章

当年,石门大破,两界贯通,成功逃出囚笼世界的修士共计二十余人,但最终成功活下来的人数,仅仅只有苏阳、纯阳子、邪帝、元始、佛祖、光之圣女。

且,除苏阳设计落后一步,巧妙避过危机,算是相对安全的进入大天道三千域之界以外,其余人等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其中,纯阳子沦丧为奴,邪帝只余一缕残魂藏石之中,光之圣女不得不介入其它时间线之中求命,佛祖被逼转世重修,意外重生于圣境;元始则三魂七魄被打散,侥幸得玉清天尊之助,才挽回一条性命。

可以说,除了苏阳以外,其余人等死的死,残的残,甚至大半就连命运都无法掌控。

唯一过得好一点的,还是纯阳子,侥幸遇到苏阳,且恰逢苏阳要干一件大事,才算勉强成功脱困,后得先天之灵传承,至今还在沉睡消化力量。

总而言之一句话,现如今,当初成功从囚笼世界里逃出来的六人,似乎过得都不如意,包括苏阳在内,也是面临着圣境追杀的压力。

而就是在这追杀之中,苍穹集团不得不被迫转移,开展“希望长征”计划的期间,邪帝、元始、佛祖、光之圣女四人也曾介入其中,真实的意图是想要趁机加入苍穹集团,脱离先天之灵们的掌控。

可惜的是,昔日的背叛令苏阳始终不能介怀,无法信任邪帝、佛祖、元始、光之圣女四人,尽管大家都出身于囚笼世界,乃是同乡,但也无法扭转苏阳的决定。

最终,苏阳念及终究来自一个地方的原因,没杀邪帝、佛祖、元始、光之圣女四人,放他们离去,并警告永远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否则绝对不会手软,必杀之。

而在失望离去之后,邪帝、佛祖、元始、光之圣女四人是否回圣境,又是否在这危机四伏的黑暗大陆之上成功坚持下来,苏阳就不得而知,如同陌生人一般不在关心。

可是当苏阳都快要遗忘邪帝、佛祖、元始、光之圣女四人之后,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此刻,于今日,从深渊族三大魔王之一的血魔王口中,听闻到关于他们四人的消息。

当然,这一切目前还只是李耳的猜测,血魔王还没有证实。

但苏阳心里面已经非常清楚,早就关注苍穹集团的深渊族,为什么会对苍穹集团产生那么多的好奇和兴趣,自然是从什么人口中听说过苍穹集团。

那么,是什么人,告知深渊族关于苍穹集团的事情呢?

唯一可能的解释,恐怕就真的要应在邪帝、佛祖、元始、光之圣女四人的身上,因为他们可是比圣境,还要更了解苍穹集团的情况。

而圣境又与深渊族没有任何瓜葛,更不会派人专门进入黑暗大陆传播关于苍穹集团的消息和情报,唯有当初被苏阳放走的邪帝、佛祖、元始、光之圣女四人,才有可能把关于苏阳和苍穹集团的情报泄露出去。

故,虽然没有事实证明这些,但答案显然已经基本上确定了。

一时间,只见苏阳脸色阴戾,眼底蕴含着森然的杀意,抬头冷冷注视着血魔王,声音中不夹杂着一丝一毫的感情,问道:“是不是邪帝、佛祖、元始、光之圣女四人,已经加入了深渊族,并贡献了苍穹集团的情报,请你们庇护?”

血魔王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的眼神,让本王感觉很不舒服。因为从你的眼神之中,无法看到对半神层次的尊敬。”

苏阳冷笑一声,邪逸说道:“真以为,半神就可以在我面前高高在上了吗?可能你还不知道吧,我可是一对一,战平了全盛时期的战天使。”

血魔王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意外,微微严肃的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是不够。因为至暗天族只有两大神座,在施展神术的时候,可比肩顶级半神,而战天使不过勉强比肩垫底的半神而已。而本王,深渊族三大魔王之一,可是顶级的半神。”

苏阳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注视着血魔王。

而不知何时,李耳、聂凌波、战平安三人已经默默的站在苏阳身边,浓郁的大道气息开始释放出来,撼动天地,给人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

之后,青封寒、袁天裂、九戮真君、屠娇娇、剑万里、宋山也依次越众而出,面无任何表情,释放出独属于自己的气息,每一道都强大无比,并无畏无惧。

血魔王的神色完全冷了下来,默默的注视着苍穹集团这群人,感觉到了一股让它都快要忘记的压力,及莫名其妙的危险。

这个苍穹集团果然如传闻中那般不简单,他们一个个虽然个体比半神层次差一点,但加在一起,足以威胁到任何一位半神。

而现在深渊族只有血魔王这么一位半神,若是敢单挑苍穹集团这么多强者,恐怕也不敢言称能够稳胜一筹,甚至还要面对陨落的危险。

当然,苍穹集团虽然人数占优,有信心群殴任何一位半神,可个体实力方面终究还是存在那么一些差距,即便是最后能胜,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且极有可能会死人。

很显然,如果会死人的话,虽然苍穹集团仍然无惧一战,但终究不是愿意见到的一件事。

因为大家的感情太深厚了,缺了谁都不可以,也不愿意见到。

故,若是真的与血魔王大战一场,无论是胜是败,结果都不愿意看到,也与苍穹集团制订的方针和计划所违背。

不过,这一切都仅仅不过是计算苍穹集团和血魔王之间的战斗力。

别忘了,苍穹集团并非孤军奋战,现场还有一千五百虫武神,两只死亡之手,及一位实力并不逊色血魔王的半神:蜘蛛女王。

只见蜘蛛女王的八颗蛛眼猩红跳动,阵阵嘶鸣从它体内发出,像受惊的猛兽一般低吟,冷冷注视着血魔王,开口说道:“若开战,你必死!”

血魔王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蜘蛛女王,突然露出一个无比邪魅和优雅的笑容,不紧不慢,也无任何惧色的说道:“呵~,果然如所说中那般,听到那四个家伙的消息,你们会表现出敌视和杀意。当然,在本王看来,你们的桀骜不驯,比传闻中更胜一筹。”

血魔王这也算是服软吧?

直接等同于忽视刚刚的不愉快,来一个生硬的转折,用苏阳先前的提问,来把事情给强行扭回来。

不过,生硬也好,服软也罢,苏阳不可能抓着这个问题不放。

毕竟,苏阳即便是再怎么讨厌邪帝、佛祖、元始、光之圣女四人,也不可能因为他们破坏了苍穹集团的总体部署和计划。

尽管只要苏阳愿意,苍穹集团上下一心,会跟着苏阳血战到底。

但,苏阳为了千千万万苍穹集团,也不能选择这么做。

因为,不值得!

故,在血魔王服软之后,苏阳也假装没有刚刚不愉快,略微收敛一下气势,淡淡的开口说道:“告诉那四个家伙,我回头,会取他们的人头,必杀之。”

血魔王邪魅的笑着点头说道:“需要本王代劳吗?只要苍穹集团答应我深渊族一个小小的要求,他们四个的人头,会很快摆在你的面前。哦,对了,顺便一提,本王个人也不喜欢那四个家伙,尽管我主对他们比较重视。”

苏阳眯了一下眼,他听懂了血魔王的警告,缓缓说道:“既然天魔王很重视他们,你还敢杀?”

血魔王笑道:“有何不敢?他们的价值可无法与苍穹集团相提并论。更何况,比起这四个心有杂念的家伙,本王才是对我主最忠诚的存在。”

苏阳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下个月十五,你把他们的人头送来,如何?”

血魔王笑眯眯的问道:“你是没听懂本王话中的意思吗?亦或者说,你苍穹集团准备答应我深渊族一个小小的要求了?”

苏阳回道:“哦~!若是这样的话,那他们的人头我不要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最后,友情提示一句,他们的嘴巴子可是比手段更加厉害,可千万千万要小心,当心吃大亏。”

血魔王冷笑道:“四个蝼蚁而已,跳的再欢,也逃不出我主的手掌心。”

苏阳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血魔王微微皱眉,望着油盐不进的苏阳,略带几分不爽的说道:“你的行为,在本王看来十分的不理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主未免有些太高看你们苍穹集团了。”

苏阳邪逸笑道:“所以说,天魔王是你的主子,而你仅仅不过是屈居在它之下的奴才。等你什么时候,真正摸清楚主子心中的想法,再来跟我苍穹集团谈判吧。当然,直接让你的主子来谈,也是可以的。”

血魔王当场优雅邪魅不存,勃然大怒道:“大胆,你竟敢辱……”

“血魔,闭嘴!”

只见血魔王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个声音从它的怀里传出,令血魔王当场脸色大变,赶紧恭敬的垂下头来,轻声道:“主上,小王只是无法接受此子对你的不恭。”

一团黑光从血魔王的怀中飞了出来,仔细观察,那是一个全身笼罩在漆黑羽翼中的泥塑,模糊的面孔好似千变万化,一会神圣,一会邪恶,充满某种诡异无比的气息。

而更加诡异无比的是,这个黑色的泥塑初一登场,就吸引着在场每一个人的目光,透露出一股惊人又恐怖的气息和压力,让顶级半神层次的蜘蛛女王,都不得不低下头来,轻唤一声:“见过天魔王。”

没错,正如蜘蛛女王所唤那般,这具诡异的泥塑,蕴含有天魔王的意念,等同于天魔王亲临于此。

只是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天魔王竟然如此强大,一缕意念依附在泥塑之上降临于此,都蕴含着如此惊人的压迫力。

也就是说,若是天魔王亲临于此,它表现出来的强大,该是何等的骇人?

就在众人心惊和震撼之下,天魔王泥塑非常生动又冷漠的看了一眼蜘蛛女王,但没有任何的回应,似乎它也知道蜘蛛女王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换做真身普罗托斯在这里,才够资格让天魔王真正重视,分身根本就没有必要。

故,天魔王就这么冷漠的看了一眼蜘蛛女王之后,便不再有任何多余的关注,则是双目透着黑光,注视着苏阳,仔细的打量一番过后,开口说道:“我是天魔王,真身无法降临,亲自与苍穹之王促膝长谈,甚是遗憾,还请见谅。”

彬彬有礼,语气平和,就像是一汪宁静无比的湖泊,即便是微风荡漾,也别想撩拨。

偏偏,这般宁静祥和的话语,是从一个漆黑如墨的泥塑之中发出。

这泥塑,浑身上下都透着无边的诡异,包裹住黑色羽翼之中,面容模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怒,一会儿哀,一会儿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又一会儿看起来无比的神圣。

故,宁静祥和的话语,无边诡异的泥塑,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人分外难受。

而让人无比费解的是,明明很难受,却又感觉似乎理应如此,似乎对立和统一的界线,在这泥塑的身上已经完全模糊,形成某种诡异的协调感。

这,便是天魔王。

这,也是苏阳首次见到天魔王,心中生出的几分感慨。

尽管,这份感慨只是针对一个泥塑,而这泥塑也只是代表着天魔王的一缕意念,但凭借一缕意念就能够给人带来如此强烈的认知和存在感,已足以证明天魔王的强大和可怕。

厉害!

苏阳发自内心的赞叹着,他也算是意志力非常坚定和强大了,即便是面对像血魔王这样的顶级半神,也敢发出挑战,凛然无惧。

可是现在,面对天魔王一缕意念所化的泥塑,苏阳竟然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思,并清晰又深刻的意识到,只要自己胆敢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即便是面对天魔王的一缕意念,死的也肯定是他苏阳,甚至还要赔上整个苍穹集团。

念及此,苏阳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尊敬一声:“见过深渊之主,致以崇高的敬意。”

低头,并不算丢人,这也要看面对的是谁。

而这座泥塑拥有这个资格,它是深渊之主,它是恶魔之王,也是神座之前,亦是三柱神继三古族之后,所创造的第一个神明,及三古族之后,第一个反抗三柱神的存在。

因此,向这样的存在,亘古至今的最强者之一低头,苏阳一点都不丢人。

同时,低头也并不代表苏阳臣服于天魔王,仅仅不过是表达苏阳对强者,对达者的尊敬。

也就是说,如果天魔王要求苏阳违背自身的理念,必须向它臣服,苏阳即便是知道自己会死,也会搏一下,拼一下,告诉这位天魔王,我苏阳敬你,但绝不怕你。

而天魔王似乎感觉到苏阳的心情,并无愤怒,且还是那么祥和的说道:“首先,我需先表达相应的歉意,明知邪、佛、元、光四人与你有旧冤,我还收留他们。在此,还请苍穹之主见谅,请给我一个机会,为他们求个情,了解这段恩怨。”

苏阳开口说道:“抱歉!我先前就曾言明,只要他们不出现在我面前,不做出危害我苍穹集团的事情,我念及同属一乡之谊,放他们一条生路。很可惜,他们违反了这些话,我也必将履行承诺。”

天魔王没有说什么威胁的话,更没有要挟苏阳的意思,而是继续与苏阳沟通道:“那么,按照你的意思,我们一一分析。如何?”

苏阳摇头说道:“以你的尊贵,犯不着与我耍些小伎俩吧?”

天魔王笑道:“你认为是小伎俩也无妨,但终归也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吧?毕竟,你、我同为一族之主,一意孤行,不听谏言,与暴君何异?”

苏阳翻了一个白眼,小声嘀咕道:“真是一个怪人!”

说实话,苏阳真的不理解天魔王,它也与苏阳见过的任何一位强者都不相同,居然喜欢与人争辩,而不是以拳头讲道理,奇怪的让人无法理解。

难道说,天魔王真的太孤家寡人,没人说话,没人唠嗑,抓住机会就得好好聊一聊?

天魔王不知道苏阳心中诡异的想法,似乎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甚至连苏阳那句小声的嘀咕也充耳不闻,我行我素的辩解道:“其一,他们并没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算违背第一条约定,是又不是?”

苏阳点点头,这显而易见,全是废话。

天魔王笑着继续说道:“其二,你说他们做出了危害苍穹集团的事情,请问,这危害在那里?难道我今日出现在这里,对于苍穹集团就是一个危害吗?你做出如此的判断,请问依据在哪里?”

既然天魔王喜欢辩论,苏阳也不怵,直言不讳的回道:“没错,你今日出现在这里,对于我苍穹集团就是危害。因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甚至你想要覆灭我们,我们可能也毫无还手之力。请问,面对一个比你强大,随时可以掌控你生命的存在,你不害怕吗?其次,你今天站在这里,对我苍穹集团就必有所图谋,也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否则,你没听说过苍穹集团,而苍穹集团又没有你值得图谋的东西,你又何必浪费如此宝贵的时间,站在这里呢?明人不说暗话,无论多么光明正大的理由,也掩盖不了真实的企图。所以,你光是站在这里,对于我来说就是危害,因为我打不过你。”

天魔王也不否认,应道:“嗯~,这也确实算是正常的判断。因为与超出自己能够应对危机的存在进行交流,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一切都无法掌控。嗯~,这就是他们四个常说的伴君如伴虎,与君相伴能有极大的收获,也伴随着极大的危机,很有智慧的总结。”

苏阳满脸诡异的望着天魔王,它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佛祖、邪帝、元始、光之圣女四人在天魔王那里,天天又到底在做些什么?

就在苏阳一阵无语之际,天魔王继续说道:“但,我们之间并无君臣关系;且,你们人类也常说一句话,危险和收获是成正比的。在与他们四人交流的时候,从他们口中描述的你,我知道你是一个无惧冒险,也很会冒险的人。那么,今日你为什么不试着和我冒险一下,看看究竟会有什么收获呢?最后,初次见面,我确实无法三言两语打动你,但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间久了,你便会发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危险。”

苏阳咧着嘴无语的说道:“你对我们人类的文化,知道的不少啊!”

天魔王笑着说道:“不,更准确点来说,我对你们人类的文明,亦或者说是囚笼世界的文明,非常非常的感兴趣。嗯~,连续七世文明发展,每一世文明都不相同,那群先天之灵,正在做的事情,还真是有趣。”

苏阳神色微微一动,问道:“你知道先天之灵?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天魔王回道:“是的,我知道先天之灵。不仅我知道,黑暗大帝、大荒妖帝,还有一群更加古老的家伙们,都试探过,也都清楚先天之灵的存在。只是除了我以外,它们在先天之灵面前都吃过大亏。甚至部分存在,连一位先天之灵都不是对手,失手被擒,被先天之灵所掌控。且还有一部分,主动寻上先天之灵合作,似乎过的还算滋润。”

苏阳脸色震惊,从天魔王的话中一瞬间就判断出很多。

果然,这个源界,这个大黑暗时代,水真的很深很深,许多人都在积蓄力量,竭尽全力的谋划着什么。

天魔王如此,先天之灵如此,黑暗大帝如此,大荒妖帝也如此。

还有,天魔王口中所说的,那群更加古老的家伙们,苏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树族始祖元。

果然,类似于树族始祖元之类的老怪物,躲过了黑暗的污染,默默的在谋划着什么。

最重要的是,听天魔王的口气,有一部分被先天之灵给抓了,有一部分主动寻上先天之灵进行合作,这代表圣境之中,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九大世家,还藏着更深层次的力量。

三大主宰,不,整个先天之灵团体,真的一点都不简单,隐藏的太深了。

亏苏阳还在圣境的时候,上蹿下跳,洋洋自得。

殊不知,三大主宰根本就不在意苍穹集团的能耐,人家只要愿意,随随便便就能够拿出凌驾于苍穹集团之上的力量。

这时候,苏阳想起当初在“希望长征”计划进行时,圣境派来的追杀者,那几个圣境修士就明显十分的诡异,不仅拥有五道尊境的修为,还能够施展出不一样的力量。

很显然,这是圣境隐藏起来的力量,且在苏阳面前,只是揭露了冰山一角。

哎~,终究还是太小瞧了这群先天之灵啊!

苏阳发自内心的感慨一句,缓缓收敛心情,望着天魔王,问道:“你说,许多人都在先天之灵手下吃过亏,而你却无惧先天之灵?我想知道,你们目前,到底属于一个什么层次?”

天魔王神秘一笑,不答反道:“瞧~,跟我交流,并非全部都是坏事,还可以得知许多你想要知道的事情。那么,现在你认为,他们四人为苍穹集团,为你带来的还都是坏事吗?”

苏阳嘴角抽了一下,憋的有点难受。

尤其是现在好像一口美味的鲜鱼入肚,刚稍稍品尝一下,结果还一根鱼刺卡在嗓子里,如鲠在喉,浑身不舒坦。

天魔王也不在意,好像就是为了逗一下苏阳,继续说道:“想必,你应该已经知道半神和神子之间的区别了吧?”

苏阳当场脸色一变,失声道:“你是神子?先天之灵也是神子?!”

天魔王似乎非常得意,有点小孩子炫耀一般的感觉,开口说道:“你以为,神座之前是什么?神座之前,是位于神前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又岂是凡俗能够担任的?是的,如你所见,我不仅仅是三柱神继三古族这个失败的作品之后,创造出来的第一个生命,由三柱神共同创造的生命,并且在创造我的时候,祂们每一个人都赐福我一份力量。故,我不仅是神子,还是诸天世界第一位神子,并且拥有三份神明之力的神子。我究竟有多强,现在你心里面应该明白了吧?”

苏阳沉默的望着天魔王,面对那如小孩子炫耀一般的口气,竟感觉不到任何一丁点的滑稽,反而有些遍体生寒,止不住的冒出一股股冷汗。

喜欢苍穹九变请大家收藏:(www.51yuan.net)苍穹九变缘分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苍穹九变最新章节 - 苍穹九变全文阅读 - 苍穹九变txt下载 - 风起闲云的全部小说 - 苍穹九变 缘分小说

猜你喜欢: 觅仙道剑祖斗战狂潮完美圣道江湖如此多妖仙宫神级插班生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仙绝武侠之无敌皇帝不朽丹神风云雄霸都市王者风暴炼魂乾坤升邪吾为元始大天尊自从和阎王结拜了兄弟最强弃少玄心奥妙决血脉录都市之少年仙尊宝典一剑斩破九重天君临洪荒之通天道人唯吾独仙
完本推荐: 喜良缘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崛起于武侠世界全文阅读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全文阅读造化诸天万界全文阅读遨游仙武全文阅读无量真仙全文阅读泡妞作弊器全文阅读废材逆世:腹黑邪妃太嚣张全文阅读百死之身全文阅读万古剑尊全文阅读穿越火线之兵行天下全文阅读灭周全文阅读至尊血帝全文阅读娇术全文阅读活在诸天全文阅读偷天全文阅读六十年代白富美全文阅读错嫁王爷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造化之王重生校园:天下男神皆炉鼎王者风暴大周王侯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我家爹娘超凶的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地府朋友圈万兽朝凰逐仙鉴最强弃兵承包大明陆少的暖婚新妻我真是非洲酋长山海高中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斗破之无上之境仙宫麻烦请叫我上仙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大夏纪超脑太监美漫之道门修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仙武帝尊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天道宠儿开黑店游戏宅的异界悠闲日常第一序列

苍穹九变最新章节手机版 - 苍穹九变全文阅读手机版 - 苍穹九变txt下载手机版 - 风起闲云的全部小说 - 苍穹九变 缘分小说移动版 - 缘分小说手机站